公司期刊

31

不以规矩,不能成方圆

分享到:
《孟子》的《离娄章句上》说“离娄之明、公输子之巧,不以规矩,不能成方圆”,译成现代文的意思是“即使离娄有那样好的视力,公输子那样好的技巧,如果不用圆规和曲尺,也不能准确地画出方形和圆形”。“规矩”本意是指方形和圆形,引申意思是规则。立规矩和守规矩是我们规范行为、提升竞争力的必要条件。 立规矩很有必要,它可以指引我们哪些事情不能做、哪些事情可以做或者是要怎样做。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国家的规矩就能代表它本身的形象和素质。比如说关于排队,我第一次去香港等公交的时候,在看完公交牌后就自然而然地站在那边没动,被身旁的一个香港男生很嫌弃地指责道“小姐,要排队哦。”我那时候很气愤,觉得他太不礼貌,我又不是故意不排队;但也没有反驳,毕竟人家说的也并没有错,我虽然没有想插队,但是当时的我也确实没有排队的意识。过后我反思,为什么在香港或者在一些西方国家,大家就会自觉排队,但是在中国大陆大家就是习惯挤着上公交或者抢车?有一个原因是,没有人给我们立下上公交要排队这样的规矩,大家才没有形成习惯。给我启发的是每天上班的路口没有红绿灯,虽然那个路口车多人多,但是我从来没有感觉到那儿有丝毫混乱,就是因为那边每天早高峰的时候都有人指挥交通。 在立规矩这件事情上,刚开始可能需要有人要求或来引导,比如,“提前5分钟”,开会前要强调,开会中有监督,开会后有惩戒,大家逐渐就形成习惯,形成公司文化。比如,“不说谎、不造假、不行贿”,就需要有一部人、一些公司开始守规矩,而其他人、其他公司也会跟着开始的那一部分人守规矩。比如说等公交排队这件事,可以至少在公交站立一个“请在这边排队”的指示牌;像公司的制度,我们有公司员工行为守则和公司规范制度;上升到国家层面,法律法规、行政条例都可以给我们指引。 比“立规矩”更重要的是守规矩。这一点在也体现在产品质量上。我曾经去一家中德合资的车企面试。在和HR面谈的时候,我问对方为什么公司的产品更新换代特别慢;HR给我的回答是:“因为德国那边特别死脑筋,要求特别多,导致我们进度很慢。我们现在已经在想办法加快进程了。”我无法判断HR说的是不是实情,但是她所说的话本身还是给我很大冲击。商亦有道,商家、厂家有义务对她们的产品负责。我欣赏德国制造、日本制造,我佩服他们精益求精、注重质量。我们国内的很多商品质量在不断提升,也出现了一些知名品牌,但依然存在金玉其外、败絮其中的商品,大到房子漏水,装修毛病多;小到日用品用不了几天就坏了。我们反对非正常降低成本、以次充好、以假充真,这样只会使民众失望,也完全无益于中国制造提升国际竞争力。 规矩应该是用来制约社会的,但是在我们当今社会中破坏规则的现象到处可见。大部分破坏规则是因为破坏比遵守有好处,还不会受惩罚;久而久之,不遵守规矩的人越来越多,规矩也渐渐不再具有公信力;到了最后,变成了谁守规矩谁吃亏。我们如果去新加坡旅游,一定会在网上看到或者经身边的朋友提醒:千万别随地丢烟头。这背后的原因是新加坡的社会治理以重惩罚闻名于世,丢烟头这样在中国人看来很常见的行为可以在新加坡最高处以9万元的罚款。从这个层面上来看,对于不守规矩或者规则的行为,加强惩戒不失为为一种好的办法。 “不以规矩,无以成方圆”是我们中国的老话了,在当今依然可供我们从中学习。愿我们可以处在一个有规矩、守规矩的大环境中;愿我们有意愿、有能力去创造一个有规矩的环境;愿我们不被环境左右,始终守好该守的规矩。